评判宣扬“趁醉性侵”不起诉,关键看是否符合法治正义

评判宣扬“趁醉性侵”不起诉,关键看是否符合法治正义
▲广东某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群众号截图。一个大学男生,涉嫌酒后强奸女同学。一家律师事务所,接了这个官司,终究,辩解成了“不予申述”。律所发文宣扬了这事,然后引发争议。言论大多批评这家律所,以为他们不应宣扬这样一桩成功的事例。比方,昨日新京报刊发《宣扬“趁醉性侵”成功不申述,律所错在哪儿了?》一文以为:相关律地点公号上传达此案,不是在业界做小规模的专业讨论,混杂了刑事辩解价值和社会传达价值。律师要为自己的当事人担任,能够做出无罪、轻罪的辩解,这是合理履职,但在公共言论场中公开传达“趁醉下手女同学不算强奸”的事例,则或许形成适当恶劣的社会影响。顺着这个逻辑,是否能够得出这样的定论:一切的辩解律师做的事都不应该宣扬,不论是强奸、杀人,仍是非法经营、寻衅滋事,犯下罪过的人都是坏人,替他们辩解成功,都不应宣扬。这暗示辩解律师这一工作应该具有耻感。明显,这是荒唐的。辩解律师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,是对法治的完成好像不必重复,但却不得不重复的一个道理是:一个犯罪嫌疑人,在辩解律师的协助下,减轻、减免了处分,并不是律师帮他脱罪,也不是律师协助他逃过了法令的制裁。对此,更正确、更精准的表达是:只需法令程序没问题,不论民间言论怎么波澜壮阔,他在律师的协助下,得到了法令的公平的对待,受到了法令应有的赏罚。其实,这儿面有一个很简单的逻辑。在法令规模内,依法不予申述,比起把这个男生投入监狱,是否完成了正义、公平?答案明显是必定的,否则逻辑就会指向检方枉法。那么,使一个人得到法令公平对待的事,为何不能宣扬?辩解律师是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,是对法治的完成。这个法治的完成,未必契合民众的等待。但法治并不是一味赏罚坏人,也包含不跳过某些鸿沟。罪刑法定准则,是现代刑法最重要的准则之一,是现代刑法的魂灵,辩解律师是完成罪刑法定的重要一环。所以,律师的辩解行为尽管表面上是直接表现为保护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的利益,但其成果却保护的是整个公平正义的法令体系。正如培根在《论司法》中所言:“一次不公的裁判比屡次的违法行为更严峻。”律所做了宣扬,会有更多的人知道,然后有更多的人去寻求协助。原本应该被判五年的,在律师的协助下,避免了被判十年;原本不应死刑的,在律师的协助下,避免了死刑。罪刑法定准则,这一现代刑法的“魂灵”得到了更好的完成。这难道不是功德吗?当然,法令界的专业逻辑,进入民间,会发生一些抵触,令许多人感到不适。实际上,法学专业主义的逻辑与民间观念的抵触,一向存在。面临这种抵触,首要需求做的是解说,让群众理解,宣扬律师协助一个有罪之人,得到了法令的公平对待,与这个人有罪或有错,是两个层面的判别,是两桩彻底不同的事。这个进程,便是法令遍及、法治观念家喻户晓的进程。专业逻辑无需向民间观念垂头而在这一言论风云背面,更重要的是,怎么看待专业主义逻辑与群众观念的抵触与对立。跟着社会化大分工的开展,各行各业都愈加专业化,专业主义逐步开展,专业威望,也逐步生成。专业主义逻辑由于其专业、先进,领先于群众观念,所以,许多时分,与群众定见相左,或许会令群众感到不适。但专业逻辑无需向民间观念垂头,也不应垂头。张文宏医师,也是这种专业主义逻辑的一个典型表现。张文宏医师快人快语,说为了增强抵抗力,要少喝粥,多吃三明治、多吃肉蛋奶。明显,这是一种医学的专业主义逻辑。相同的,咱们看到了“喝粥是传统、对立喝粥崇洋媚外”的民间朴素观念与“不喝粥身体好”的专业主义逻辑,发生了磕碰。那么,张文宏医师不应这么说吗?明显,在民间观念前,专业主义逻辑不应该垂头。专业主义逻辑或多或少会形成对民间观念的应战,导致抵触,这本不是一种得罪,但会被视为得罪。严厉言论应该平缓这种抵触,解说、弥合其间的差异,化解这种得罪,但假如依然不能消除这种得罪感,那么,也该支撑这种“得罪”。由于,这种“得罪”是前进的开端。究竟,社会的开展、前进,全依赖于这种专业逻辑的生长,向上向下扩展,发挥自己的影响,终究带动整个社会的开展。□刘远举(专栏作者)修改 胡博阳 校正 李立军